青铜器上的西周史

来源:《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20-09-23

  青铜器乃国之重器。“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这里的“祀与戎”都指祭祀,祀是祭祖的仪式,戎是出征前的祭社仪式。祭祀所用礼器,便是青铜器。熠熠生辉的中华文明史,相当篇幅见于青铜器,见诸其上的那些佶屈聱牙又包罗万象的古金文,有如摩斯密码,传递、讲述着上古中国的历史场景和神秘故事。后人也得以从中勾勒出一个盛景中国。

青铜器内侧铭文清晰可辨

  正在国家博物馆展出的“宅兹中国——宝鸡出土青铜器与金文精华”,选取143件青铜器精品,它们均自带铭文,不仅器形庄重、典雅,装饰繁复、雅致,而且文字清晰,篇幅较长,内容极其重要。

  一叶知秋。在这里,不仅能读出国家、地域观念在国人心中占据的厚重地位,还能透过承载西周生活模式、礼仪制度的青铜器,依稀辨出从历史深处走来的西周王朝的运行轨迹。

  何尊:“宅兹中国”源起于周

  “宅兹中国”,是已知“中国”一词最早的出处,距今3000多年。但这里的“中国”,与今天的概念不同,“国”同“域”,“中国”就是天下之中的区域,大抵在今天的洛阳。“宅兹”意为定居,“居中国治天下”的思想源起于周,后为历代王朝所承继。

  如何理解“宅兹中国”四个字呢?商朝灭亡前,周文王临终前向太子姬发公布了一项无关家产的政治遗嘱——将“中”授予姬发,把周王朝兴盛寄身“天命”中,希望周朝子孙世代位于中心地位。此后周公营建洛邑为都城,是为成周。洛邑所在的地方,被认为是与天的中央对应的大地中央。周王只有在“天下之中”的洛邑接受“四方”诸侯朝拜,才能像北天极一样形成众星环绕的体系。这里的“中国”是地理概念,泛指国之中央。华夏民族形成初期的君主把自己的居域视为“天下之中”,而称他族的居域为东、南、西、北四方。这里“中国”二字虽然不是一国之名,但蕴含的气度与威仪,让人荡气回肠。

  “宅兹中国”四字出自本次展品里最炙手可热的“何尊”。话说周武王克商后,路过洛阳,认为这里是天下之中,想在此建都。其子周成王继承遗志,最终在此营建都城成周。何尊底部铭文讲述了这段历史故事。何尊铭文里的两个青年,一个是周武王之子周成王,一个是同宗的贵族何。当时周成王才十几岁,已经开始励精图治管理国家,并依照其父周武王的遗愿,在距当时国都镐京三百多公里以外的洛邑建立了陪都成周,以保周王朝长治久安。

  成王五年的一天,成王召见了何,言辞恳切地勉励他说,你的父辈们曾经效忠于文王,文王受上天之命而治理天下,希望你能够效法父辈,继续为国出力。成王的诚恳使何十分感动。为此,他专门铸造了一件青铜器,通过铭文在尊底有限范围里最大限度地记载了父辈们和成王的功绩,还有成王对他的勉励与告诫。

  何尊的颜值极高。整体造型流畅,曲中有直,和谐优美。纹饰以雷纹为底,有四道大扉棱装饰,饰以蚕纹、蕉叶纹、饕餮纹,繁复而有序,透出大气且精致的美感。它继承了商代精湛的青铜工艺,是西周初青铜器的巅峰之作。何尊铭文的书法水平也极高,整体布局错落有序,字形体势严谨、端庄凝重。

  利簋:牧野之战确有其事

  武王灭商,维师尚父,时维鹰扬。周王朝能做到“宅兹中国”,平定四海,靠的是文治武功,靠的是武王伐商。五万精锐之师对抗七十万乌合之众的牧野之战,被工匠刻进了青铜器。

  作为本次重头展品之一的“利簋”,是目前发现最早的西周青铜重器,其饕餮纹保留了商的痕迹,但与商簋相比,最显著的差异是增加了方座,外观庄重,斑斑锈迹透着神秘。

  利簋底部金文中有一句:“武征商,唯甲子朝,岁鼎……”意思是,武王伐商,在一个甲子日清晨。岁是古人对木星的称呼,“岁鼎”就是说这天早上木星在中天,这天适合打仗。

  此铭文不但证明了牧野之战确有其事,专家更根据这条记载,借助天文推算,最终确定牧野之战的时间是公元前1046年1月20日清晨。因此利簋也被称作武王征商簋,为揭示古史的国之重宝。

  周王朝的兴盛依靠名望家族的世代侍奉,靠着他们的忠诚与担当,其中微氏家族和单氏家族最为显赫。记录了这些的青铜器“逨盘”,外观特别,前后各有一衔环兽首,底部四个兽型足,增加了一丝狞厉与威严感。逨盘上约有360个字,是出土青铜盘金文字数最多的。不仅字数多,逨盘上的金文更以如诗般的语言,记述了单氏家族八代先祖辅佐十二代周王征战、治国、管理林泽的功绩。以武王伐纣,成康拓土开疆,昭王伐楚,穆王征伐四方等史实,勾勒出西周历史的大致轮廓,俨然一部家族奋斗史和半部西周史。

   㝬簋:周厉王真是暴君吗

  古代历史文献汇编《逸周书》有言:“杀戮无辜曰厉”。在传统历史体系中,周厉王往往被认为是继夏朝桀,商朝纣之后的第三位暴君。《史记》里周厉王的形象也相当不堪——是生活荒淫无度,搜刮民财,又压抑民意的暴君,最后激起“国人暴动”,落得个身死他乡的下场。

  或许历史真相并非如此。厉王之前,周王室的权威已大为衰落,由于世族势力的尾大不掉而政令不通,诸侯不朝。周厉王为了改变这种弱势,重建王室威严,决心在政治、军事和经济各方面搞改革。虽然取得了一些改革成效,但也引来了贵族的激烈反对,加之他经验尚浅,以至于连“国人”也反对,最后被迫出逃而亡。提供这一重历史解读的,正是源自展品“害夫簋”金文中所述。这件被誉为“簋中之王”的青铜器,一是因为与西周时期一般的簋相比,其体格更大、造型更复杂、纹饰更精美,再就是它的主人就是西周王朝第十任天子周厉王。

  青铜簋始于殷商、终于东周,在西周时期最为流行。它不但是食器,更是重要的礼器。西周时期,什么级别的人,用几个鼎几个簋,有着严格规定。《周礼》有云:天子九鼎八簋,诸侯七鼎六簋,大夫五鼎四簋,士三鼎二簋。存世的西周青铜器虽多,但是属于周王所铸造的“王器”却很少。属于周厉王的王器除了害夫簋,还有现藏陕西历史博物馆的五祀害夫钟和台北故宫的宗周钟。

  秦公镈:秦襄公的“逆袭”之路

  西周时期,音乐与礼制密不可分,合称“礼乐”。其中一种名为“镈”的古乐器,地位尊崇,贵族在宴飨或祭祀时,常将它同编钟、编磬相配合使用。其造型为环钮、平口,器身呈椭圆形或合瓦形。

  上世纪70年代末,陕西宝鸡太公庙村的村民在村中取土时,发现了一个青铜器窖藏,发现秦公镈、秦公钟数件。大有来头的秦公镈这次也远道而来,其两侧扉棱由九条飞龙组成,前后扉棱由五条飞龙和一只凤鸟盘曲而成,华美大气,似有腾空之感。“我先且(祖)受天命,商(赏)宅受或(国)”,透过其上铭文135字,得知其乃秦武公祭祀祖先的礼器,铭文中提到了秦襄公、秦文公、秦静公、秦宪公四代世系,重点记录下秦襄公拥护平王东迁,获“赏宅受国”的事迹。

  世人皆知秦始皇一统天下的高光时刻,却少有人知秦人一脉曾经坎坷落魄。曾经以副手身份相助大禹治水有功的大费被赐姓“嬴”,不过这并没有给嬴姓部族带来好运,反而屡被排挤至远离中原的西戎。直至公元前776年,秦襄公做了一件祖先梦寐以求的事情,把秦的都城东迁至汧邑,这也是秦人距离中原最近的时刻。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不出数年,秦襄公带着令犬戎闻风而逃的骠骑,护卫周平王再造东周。因护驾有功,周平王封秦襄公为诸侯,封地“岐以西”,与其他诸侯“通聘享之礼”。从此,秦正式建国,成为一方诸侯,并最终一统华夏筑起大秦帝国。

  (来源:《北京日报》2020年09月23日第16版;作者:戴华刚;图片:原文配图)

社科普及活动

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召开以来,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学习贯彻全会精神的热潮。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聚焦理论研究成果,普及理论知识,兴旺体育特开设“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专题。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

兴旺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