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如今日子越过越叫红”

来源:《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19-09-16

北京还没有菜市场的时候,人们都在街头小贩那儿买菜。图为上世纪初,一位老太太在街头买白菜

  新中国成立前夕,国民经济濒临崩溃,物价飞涨,市场混乱,百业凋零,民不聊生。新中国成立后,政府迅速组织恢复农业和工业生产,只用了大约3年时间,已使财政收支接近平衡,通货膨胀停止,物价趋向稳定。

  在北京,很多家庭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蔡云珠一家就是例子。新中国成立前,蔡云珠的爱人作工一天挣不了两斤棒子面,为了养活一家老小,她只好出去挖野菜。那时候家里人都瘦得皮包骨。孩子生了病,也没钱找医生。新中国成立后,她家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到1952年时,已经可以每天都吃上大米、白面了,家里人每人都有两三套衣服换着穿,还开始每月往银行里存款。(1952年10月4日《北京日报》2版,《决心要保卫幸福的生活》)

  人民的生活一天天地改善了,市场也很快繁荣起来。星期天的王府井大街描绘出一幅幅首都人民幸福生活的生动图画。

  1952年国庆节前夕,王府井大街百货公司第一门市部被顾客挤得水泄不通。公司增辟了两个临时营业处,在大院子里摆上货架子,可人还是那么挤。人最多的地方还是服装部,人们都争着买花毛衣、红绒衣和花衬衫,而且还都要讲究一点的。

  北京市合作总社门市部的糖果和水果卖得也特别快。早上合作社还没有开门,门口就挤满了人。住在东郊獐鹿房的耿元泰老大爷,一清早就乘汽车到城里来买东西了。他买了很多茶叶和日用品,手里还提着一包大苹果,老人高兴地说,“真是过节的样子哇!”

  北京日报1953年2月3日3版刊发的插画配诗《进城再买顶新皮帽》里也记载了王府井大街星期天的热闹景象——

  今年庄稼收成好, 入冬就穿上了新裤新棉袄, 春节眼看就来到, 进城再买顶新皮帽。 照照镜子瞧一瞧, 镜子里的人脸微微笑, 牛娃抬头把爷爷喊: “戴上这皮帽真好看。” “孩子, 过去咱家一顶破帽传三辈, 辈辈贫穷受苦罪, 如今日子越过越叫红, 爷爷越活可就越年轻!”

  新中国成立前,北京只有富人家才能吃上的鲜鱼虾,在新中国成立后也端上了普通市民的餐桌。

  1953年冬,北京市食品公司水产部在市内挖建了6个大冰窖,贮入2000万斤天然冰,保持入藏鱼虾的质量。第二年3月,正是黄花鱼、对虾上市的季节,公司派人到塘沽、烟台、青岛等地采购新鲜鱼虾,并作为快件由火车运,一般24小时内就运进京,迅速投入市场供应。(1954年5月4日《北京日报》2版,《市食品公司和合作总社供应新鲜鱼虾》)

  1956年10月中下旬,每天都有一两节火车车皮从包头把黄河大鲤鱼运到北京,市场每天供应3万多斤黄河大鲤鱼。(1956年10月31日《北京日报》2版,《黄河大鲤鱼大批到京》)

  1957年夏天,北京啤酒厂举行了一次别开生面的红啤酒品尝会。红啤酒不仅味道好,生产周期还比普通啤酒少23天,啤酒厂因此能在旺季增产啤酒500多吨,缓解了当时啤酒供应紧张的情况。(1957年6月5日《北京日报》2版,《幸福牌红啤酒上市》)

  上世纪60年代,本市的各类市场进一步繁荣。市场上的蔬菜品种越来越多,冬吃夏菜已很常见。普通市民也能在市场上买到南方水果。1962年,本市干鲜果品公司从南方各省采购的各种水果陆续在市场销售,有广东出产的香蕉、紫皮甘蔗,广西的柚子,湖南的红桔,温州的蜜桔,江西的桔柑等。(1962年11月28日《北京日报》2版,《多种南方水果在本市销售》)1963年国庆节市场供应中,新疆的哈密瓜、东北的苹果、广东的椰子、陕西临潼的石榴也运到了京城。

  当时,在北京可以买到上海的人造丝汗衫、塑料提包、发卡、钮扣,杭州的花绸伞,常州的篦子,唐山的茶具,福建的漆筷,以及川绣、湘绣被面等。

  王府井是那会儿北京的商业中心。在这条街上,商品种类非常齐全,顾客基本都能满意而归。例如在东安市场,仅以暖水瓶为例,货品就非常多。论规格,从半磅到八磅共有8种;论品种,有铁皮、竹皮、搪瓷皮、塑料皮、喷漆皮,以及带提环的、带铝底的、带嘴儿的等许多种;论用途,有保暖瓶、冷藏瓶、家用瓶和旅行瓶等。

  在百货大楼,有海绵枕芯、“的确良”呢绒、氧化铝饭盒、塑料椅套等当时的最新产品;这里还有长近一尺的特大号型的皮鞋、布鞋和胶鞋,以满足特殊身材的顾客的需要。(1963年9月30日《北京日报》2版,《繁荣兴旺的北京市场》)

  北京市场兴旺的景象,正是当时我国工农业生产蓬勃发展的反映。首都市场展现出来的一派繁荣之景令人鼓舞,也标志着整个国民经济已经开始出现全面好转的局面。

  18.4亿斤蔬菜是如何调运进城的

  1963年3月24日,新华社报道称,北京数百万城市居民的蔬菜供应问题已经基本得到解决。

  文中提出,位于北纬39度东经116度的北京,霜期有170天左右,一年约有4个月不能在露地种菜。在这种自然条件下,数百万城市居民能够常年吃到品种繁多的新鲜蔬菜,这个问题究竟是怎样解决的?

  北京近郊虽然历来就有一个传统的产菜区,但是直到解放初期,还只有3万多亩菜田。进入第二个五年计划时期,菜区的集体经济随着人民公社的诞生有了迅速发展,主要产菜区从城西南一隅迅速扩展,并建立了一个占地21万多亩的初步现代化近郊蔬菜基地。1962年北京城市居民共消费蔬菜18.4亿斤,其中约有86%都来自近郊的蔬菜基地。

  蔬菜贵在“鲜货鲜销”,大量的蔬菜是怎样及时调运进城供应千家万户的?记者在北京市菜蔬公司的办公室里,看到许多幅密如蛛网般的蔬菜分区运输线路图,平均每天有上千个驾着畜力大车、三轮汽车、载重卡车的社员,在这些线路上昼夜不停地运送蔬菜。他们按照最经济合理的流向,少则几十分钟、多则六七个小时,就把菜送到全城一千多个销菜点里。(1963年3月25日《北京日报》1版,《本市数百万城市居民蔬菜供应做得好》)

  农民搞起温室生产

  新中国成立前,温室生产大部分掌握在地主手里。新中国成立后,农民有了自己的土地,搞起了温室生产。

  在海淀区就有这样一个四季常青的蔬菜生产合作社。即使在大雪封地、滴水成冰的冬天,这里也能栽培出味道鲜美的各种新鲜蔬菜,每天大量供应市场。

  四季青蔬菜生产合作社是1951年组织起来的,到1955年时社员有180多户,温室有614间。全国蔬菜调查组在这里设立了观测大气气候的“百叶箱”,市农林局农田水利科特意派工程师帮助合作社测量用于浇灌的地下水管,华北农业科学研究所的蔬菜专家则亲自指导社员们使用先进仪器,来监测温室的温度和湿度。(1955年2月20日《北京日报》5版,《一个四季常青的蔬菜生产合作社》)

  (来源:《北京日报》2019年09月12日14版; 作者:侯莎莎 ;图片:原文配图 )

 

扫一扫关注

兴旺体育微信公众号

兴旺体育